55世纪
55世纪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服务项目
你的位置:55世纪 > 服务项目 >
困局之下,影视行业期盼IPO松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文娱价值观,作者丨陈桐,编辑丨美圻

 

苦等近五年多,博纳影业终于拿到A股入场券。​

7月28日晚间,证监会网站公示博纳影业关于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申请获核准,批复自核准发行之日起12个月内有效。IPO过会630天后,博纳影业终于等来了批准上市的好消息,即将启动新股发行。

博纳等待上市这五年,热钱撤离加之疫情重创,影视行业处于低谷期,博纳影业这时成功上市,让人看到了扭转困境的希望,提振了整个行业士气。

目前,有多家上市公司发布了2022半年度业绩预告,挑战与低迷仍在持续。随着暑期档票房回暖和博纳终获IPO批文,影视行业下半年,总算多了点希望。

一波三折上市路

博纳影业成立于2003年,是国内头部影视公司,累计出品影片超过250部,包含《长津湖》《长津湖之水门桥》《中国机长》《我和我的祖国》《湄公河行动》《智取威虎山》《红海行动》等影片。

作为民营电影公司龙头企业,博纳影业开创了“主旋律商业片”这一类型电影,代表作《长津湖》总票房超过57.75亿,问鼎中国影史系列电影票房冠军,同时也是2021年全球票房总冠军,打破30多项中国影史纪录,具有里程碑意义。

除了《长津湖》,博纳还有16部影片票房超过10亿元,67部影片票房超过1亿元,累计总票房超过350亿元。在2008-2020年的十三次金像奖各大奖项的角逐中,博纳出品发行的电影共问鼎最佳影片8次,获得最佳导演8次、影帝7次、影后3次,成为近十多年来金像奖上风头最劲的影视公司。

除了内容端,博纳影业的院线业务也相当强大。博纳影业官网信息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博纳院线旗下加盟影院101家,年度观影人次达到1800万。而从本次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来看,博纳近些年主营业务收入主要在电影投资、发行和放映三个方面,其中影院业务超过了电影投资已成为博纳最大的收入来源。

据悉,博纳的影院业务由影片放映服务、餐饮、卖品、衍生品销售以及贴片广告、场地广告等部分组成。按照于冬的规划,未来博纳制作、发行、放映三个板块所占的比重将会各占1/3,均衡发展。

在股权方面,博纳影业实控人为公司董事长于冬,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合计持有公司发行前总股本的28.03%。同时,博纳影业前十大股东中亦不乏阿里、腾讯、万达电影、红杉资本、中信证券等知名公司身影。另外,黄晓明、张涵予、陈宝国、章子怡、韩寒等演艺界明星直接持有博纳影业股份。

博纳明星股东/招股书

2010年,随着热钱涌入行业升温,影视公司纷纷踏上了资本化道路。不同于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在A股创业板上市,当时顶着“中国内地影视第一股”头衔的博纳选择赴美登陆上市,成为纳斯达克“中国内地影视第一股”。

然而,博纳影业登陆美股的当天即遭遇“破发”,此后股价一直萎靡不振,市值最高时仅有60亿元,于冬也多次在公开场合感叹公司的价值在美国资本市场被严重低估。2016年,博纳影业从美股退市,2017年10月,博纳影业首次披露深市主板招股书,正式踏上“回归A股”之路。

然而,博纳影业的A股上市之路可谓披荆斩棘、一波三折。首次提交IPO申请近两年后,2019年7月,由于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博纳影业IPO因为审计机构的拖累审核状态变成了“中止审查”。2020年8月,博纳影业再次递交招股书,2020年11月5日,证监会2020年第159次发审会上博纳影业IPO顺利过会。

7月28日,博纳影业收到了公司IPO获证监会核准的好消息,证监会允许其公开发行不超过2.75亿股新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2.5%,批复自核准发行之日起12个月内有效。此时,距博纳影业首次向证监会报送招股书已过去1770天,距其IPO过会也已过去630天,一波三折的A股上市路,最终收获了圆满结果。

影视公司IPO难上加难

不止是博纳影业,近六年来,国内有实力的影视公司都在IPO道路上前赴后继,当然,多数命运都和博纳一样,一波三折面临重重挑战。

2016年以来,监管层相继多次出台政策,从广电总局的内容监管,证监会的再融资监管,再到不断发酵的税务监管,影视行业的资本热潮逐渐趋冷,影视公司IPO越来越不容易,多数均已失败告终。

这其中,在电视剧和电影两大领域均位列第一梯队的老牌实力公司新丽传媒的上市过程,比起博纳来更加漫长曲折。从2012年进入IPO初审后至2017年,新丽传媒三次IPO均以失败告终。除了大环境的变化,新丽传媒上市屡次失利主要是业务模式相对单一、收益不稳定、核心资产受核心制作人员流动影响大等因素影响。

2018年3月,彼时新丽传媒的第二大股东光线传媒,以33.17亿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新丽传媒27.64%的股份出售给林芝腾讯,第二大股东易主为腾讯。这也意味着当时新丽的估值约为120亿元,如果IPO成功,A股将再添一家实力强劲的影视公司。要知道,目前几家老牌电视剧公司的市值均未超过100亿,“电视剧一哥”华策影视的市值为88亿,慈文传媒的市值更是跌到了只有26亿。

2018年8月13日,阅文集团发布公告,宣布拟以不超过155亿元收购新丽传媒100%的股权。根据公告,该笔收购将以现金与新股相结合的方式进行结算。交易完成后,新丽传媒将成为阅文集团全资子公司。此次被收购也被业内人士认为是新丽传媒的曲线上市,此后,新丽彻底放弃了登陆A股市场的努力。

另一家后起之秀柠萌影视的A股上市路同样很曲折,这家年轻公司诞生于剧集市场第二个风口来临的前夜,2014年,当时长视频正在崛起,对优质内容的需求正在成倍增长,而优质剧集的供给又严重不足,各种注水的狗血剧充斥市场。成立之初,柠萌影视就提出了“超级内容连接新大众”的内容战略,针对市场现状和供给矛盾,将公司的发力重点定位于头部优质剧集,侧重于满足视频网站不断增长的年轻用户。

成立不久的柠萌影视很快因出品《小敏家》《小别离》《小欢喜》《小舍得》《三十而已》等爆款剧集而名声大噪。2021年1月柠萌影业开始启动A股上市计划,但于同年6月底终止。终止辅导3个月后,柠萌影视放弃了A股IPO计划。

不到半年时间,柠萌影视又急于赴港上市,于2021年9月而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后于2022年3月29日招股书失效。2022年4月8日,柠萌影视再次向港交所递表,最终于7月20日通过聆讯,距离正式登陆港股只剩下临门一脚。

7月29日,柠萌影视公布其港股上市定价方案,招股价区间为27.75-33.3港元/股,将发行合计1513.93万股新股,拟募资最多不超过5.04亿港元。其中香港公开发售比例占10%,国际发售占90%,业内人士表示,公司未来有望成为港股稀缺且优质的影视传媒龙头。

困局下重燃行业希望

近年来,影视行业便进入深度调整期,中小企业接连倒闭,相关资方纷纷撤离。自身资金缺口难以补足,又融不到资,在此情况下,一些实力强劲的影视公司纷纷选择上市募资,另一些实力规模略显薄弱的中小影视公司也在蓄势筹谋上市,这种局面在2022年愈发明显。

虽然目前影视公司的上市难度很大,已经上市的影视股在资本市场表现也不尽如人意,但依然挡不住后面一大堆公司排队上市的热情。反复开启IPO计划、排队上市主要目的是为了圈到更多的资本,解决公司目前的资金困难。至于上市后的表现如何,是否盈利,对这些公司来说并不重要。

刚刚公布上市定价方案的柠萌影视也表示,上市后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进一步扩展 IP 库、为版权剧制作提供资金、开拓新商机、寻求战略投资及收购机会。在行业低迷中,用上市融到的资金以更便宜的价格储备更多资源,拓展更多市场份额,不失为一种长期战略。

不过,目前A股对影视公司的IPO申请越来越谨慎严格,上市门槛也在不断抬高。业内人士表示,主要原因是影视公司业绩不确定性太高,爆款作品生产不稳定,加上近年来频发的“明星塌房”事件、多变的行业政策也让影视项目的风险激增,而业绩的可持续性却是监管层对拟上市公司考察的重点,这方面影视公司具有天然的劣势。

在博纳之前,A股上一次对影视行业开闸还是2017年10月上市的金逸影视,此后A股市场一直对影视公司大门紧闭,转投港股最终成功上市的柠萌影视已经非常幸运了。

和柠萌影视几乎同期处于IPO排队中的开心麻花、和力辰光、华视娱乐等影视传媒公司均已被劝退或主动撤退。去年11月,曾制作出知名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的灿星文化第二次向深交所创业板递交招股说明书。今年2月,深交所官网显示,灿星文化首发不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未通过审议会议。

除了博纳和柠萌,这几年其他处于IPO排队中的影视公司均已失败告终,这一次,博纳成功登陆门槛最高的A股,在业内看来,这有望被视为影视行业在资本市场获得投融资 “开闸 ”的信号。困局之下,如果IPO能稍微松绑,影视公司将有望获得更多融资机会,重燃行业希望。